1. 首页
  2. 知乎热搜榜
  3. 更新于:2021-09-17 10:25:00

#中国 8 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 2.5%,预估为 7%,前值为 8.5%」,这是什么概念?#

中国 8 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 2.5%,预估为 7%,前值为 8.5%」,这是什么概念? 2021-09-16 搜索趋势 倍数:
数据加载中...

关于#中国 8 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 2.5%,预估为 7%,前值为 8.5%」,这是什么概念?#大家的看法

  • 王子君

    谢邀。

    三驾马车里,投资和消费都疲软,势头好的就是出口。

    但随着全球疫苗施打+复工+不把疫情当回事,出口不能过分依赖。


    三季度GDP要守住6,四季度实在不行就守住5。

    去杠杆的意志是坚决的,民企恒大违约,国企永煤也违约。不管你是影子银行、地方实质债务还是民间地下钱庄,都往合规渠道挤。

    肯定有挤不进去的,社会融资总额的存量一定会下降。

    钱是印了很多,前几天不是支小再贷款额度又加了3000亿么;但是钱的胆子萎了,这些钱不敢去政策希望它们去的地方,预期比较悲观。

    在去杠杆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大方针下,投资意愿低迷。投资扩张放缓,社会交易总量和新增就业也跟着放缓。

    投资这驾马车一虚,和已经半虚的内需摆一起,两位老哥就只能指望出口的发挥。


    但出口的发挥空间确实在收窄。

    出口现在猛得不行,今年8月的出口额是1.9万亿,亲娘咧这是一个月的数。

    要知道19年全年的出口额才17.23万亿。

    这么猛,得给新冠病毒立个庙。delta这波又冲击了一轮海外供应链,他们停工停产,倒逼了不少订单到中国。

    但这种倒逼始终是不可持续。人家迟早复工,而且人家被疫情冲得狠了,购买力是要萎缩的。最后都会反映到中国的出口放缓上。

    估计到年底,出口增速就要进入拐点前期。


    其实现在的经济形势,在定今年6的GDP增速时,已经透露出来了。

    常态的提振经济手段,就是拼出口和炒房地产。

    但出口我们靠的是体制优势,吃的是防疫红利;房地产我们必须要去杠杆,人为控制市场交易幅度,限价。

    这导致真正能大范围拉振经济的,就是预见到会逐步平稳的出口。房地产这张牌没法打。

    虽然年初说了,去年的刺激经济手段不会急刹车,但实际上也没有给油门。给了一波全面降准,但放出来的也就1万亿元左右。

    去年抗疫和刺激经济,全部开销差不多是小10万亿(把所有专项债社保补充国资调配全算上)。

    不够。


    说白了,尴尬就尴尬在内需上。

    大病一场后,照理来说要补一顿大的。但我国经济的杠杆太高(地方隐形债务和房地产合规),实体与虚拟的收益存在明显背离。

    实体不振,加上去年疫情的打击(牢记那10万亿的大出血),人均可支配收入去年的实质增长才两个点。

    本身没多少钱(人均每月2500元左右的可支配收入),加上疫情暴打一顿的两个点增长,再加上对医疗养老失业的恐慌预期,消费咋起来?

    所以出现了“双轨”的经济局面:

    今年8月的出口额,相当于19年12月123.3%;

    但社会销售零售总额只相当于88.7%。

    这就是个极其明显的背离信号:你的中小微企业还是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那么多数人的就业和收入必然是停滞的。


    我的观点还是和以前一样:

    熬,熬到别人熬不住。

    去杠杆是肯定要做的。现在很难受,但系统性风险更难受。想象一下你的房子股票彻底成为纸,想象一下挤兑,都没法想。

    赤字预留到三个点,扶贫和大基建都在做,财政手段已经比较足了;已经全面降准一次,利率轻易不乱动,货币政策估计还是稳住。

    我们现在就是在一个大停滞时代。题目的数字其实是挑好听的来说,正式新闻里,“扣除价格因素,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长0.9%”,这句话都没写。

    8月社销的实际增长是0.9%,不是2.5%。现在对停滞有感觉了吧?

    抛开那些已经躺平的国家不算,现在就两种经济局面:输出产能的,都在滞;输出货币的,都在胀。

    产能输不动,货币也输不动(其实不是不动,是太多了)。


    最后,还是重提以前的一个观点:

    现在不怕热钱也不怕停滞,最怕的还是收缩。

    我们有过剩产能,人家有过剩流动性。僵持太久,万一人家收缩流动性,我们就要相应收缩产能。

    但人家的收缩是消灭货币,我们的收缩是消灭工厂和就业。

    和这个系统性风险相比,停滞真不算大危机。

    但这样,又绕回到了内需的基本盘。

    内需呀内需。

  • 知乎用户

    谢邀。

    之前在公众号说过很多次了,消费异常萎靡,罪魁祸首是“K型复苏”——富人率先复苏,穷人苦苦挣扎。

    K型复苏的最大表现是收入分配结构持续恶化。反映在数据上,今年以来宏观经济指标出现两个明显交叉。

    第一个交叉,是可支配收入增速

    居民杠杆率与国民储蓄率在16年(神奇的16年)出现交叉,杠杆率首次超过储蓄率,且两者差距还在持续扩大中。老百姓的钱都取出来背贷款了,哪还有能力消费呢?

    另外,我在之前7月的回答如何看待 2021 年 7 月份中国经济数据全面不及市场预期?中说过,宏观经济先行指标可以看两个剪刀差:一个是CPI和PPI剪刀差,差距越大说明价格传导越不畅,消费就不会起来。一个是M2和M1剪刀差,差距越大说明企业越倾向靠钱生钱,而不是靠扩大生产赚钱。

    而这两个剪刀差8月表现如何?

    CPI和PPI,7月差距是8%,8月差距扩大到8.7%

    M2和M1,7月差距是3.4%,8月差距扩大到4%

    两个剪刀差还在继续走阔,宏观经济目前还远未触底。

    8月数据一出,各种分析都强调短期疫情因素,但疫情之外的长期收入结构失衡居民高负债更需要重视。毕竟要从长期宏观尺度上修正这两点,比控制疫情还要难得多得多。


    节选自文章:重要指标出现交叉(有删节)。公众号:摸鱼摸石头

  • 黄彦臻

    2.5%是个什么概念?M1有4%,M2也有8%,这就是总需求萎缩了。

    还是一个周期研究者角度:

    社会总需求触底回升——产能不足——企业扩产,总供给增加——劳动者收入大幅上升,进一步提升需求,贫富差距达到最小,全社会欣欣向荣——社会总需求滞涨——产能逐渐过剩——企业开始通过媒体或舆论创造需求以消化产能——部分聪明资本逐渐退出脱实向虚进入金融市场——资产价格被大幅推高——社会总需求见顶——产能严重过剩——企业价格战导致商品降价并减产——劳动者收入停滞或下滑——资金进一步流入资本市场——资产价格开始剧烈波动——贫富差距扩大——劳动被污名化,社会投机风气日盛——越来越多的人将自己的远期现金流折现(负债)赌一把——金融市场进一步加大波动——恶性案件频发——贫富差距达到极值——金融资产价格与债务水平达到临界值——金融危机——经济危机——资产价格与劳动者收入大幅下滑——因为规模效应萎缩,商品在上游降价,在下游涨价——需求进一步萎缩——贫富差距缩小——总需求达到谷底。


    这就是经济一个周期的完整循环,这和房价无关和股价无关,目前除了少数占了天时地理的小国,没什么国家走得出这个循环。

    计划经济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东西,他在第一步社会总需求回升时,压制扩产,默认市场的短缺以达到均衡,但是这条路是否能走出循环,还是进入到一个更大的循环,谁也不知道。


    聊点题外的,最近看了一个电影,《无依之地》,讲述的是08年经济危机后一部分美国人的生活,他们的积蓄在经济危机的时候灰飞烟灭,有的甚至背上巨额债务,如今到了退休的年龄,账户上也只有三位数存款,为了生活下去,做着最低工资标准的工作,而这个工资却付不起工作当地的房租,跻身中产也成为这辈子不可能实现的梦,所以只能以车为家,流浪美国。

    电影很丰富,但是我的角度看到最重要的一个点就是,随着经济的阵痛,个人人生意义的丧失。


    聊回我们最喜欢的房子问题,历史的洪流滚滚向前,其实房子涨涨跌跌本无所谓,而到如今,最坏的影响是全社会的价值观被裹挟,而当资产价格出现大幅波动后,无论个体还是群体最大的问题是意义的丧失。(无论涨跌)

    1919年一战结束,1920年美国房地产接近腰斩,1922年,进入柯立芝繁荣,全社会进入无休止的过度消费中,消费品的需求在这一时间段达到前所未有的高速增长,当时的总统给出的是“每家车库两辆车,锅里一只鸡”的承诺,直到1929年大萧条,纵观当年的疯狂,这或许就是意义丧失的产物。

    再回到最开头,现在我写的这些东西,还可以被称作知识,但是更希望的是50年,哪怕100年后,这些东西能变成常识,其实任何一个自上而下的团体都对抗不了周期,唯一能对抗的只有一个个自下而上的个体,不被滚滚红尘所裹挟,找到喜欢的事情,将喜欢变成擅长,无谓潮起潮落,坚持下去,穿越牛熊,与生命共舞,这就是专属于你的意义,而当这样的个体联合起来,人类才能说真正得走出周期的循环,这在我看来也是美好的人生。这也是我能给出的唯一答案。


    2021年房价还会像过去十年那样大幅上涨么?


    中国目前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


    今天收到很多中石油6元的私信,我知道了哈。


    杭州又开始吹公寓可以落户+上学的消息了,政策写的模棱两可,其实怎么说呢?以前老有人来我的帖子喷,说大城市一定流入,对啊,大城市理论上大多数时间都是流入的,但是有流多流少的区别啊,如果流入少,不放宽一下政策扩大一下生源怎么搞?城市的发展还是要靠外来年轻人,城市里的45+的老油子们,你指望他?


    最后,别去喷拜金女了,消费还得靠她们了。

  • Odysseus

    谢谢大家的邀请。简单点说大家都知道数据不好,但没想到这么不好。


    经济同步指标不好还是之前那个简单的逻辑,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自己经济派生信用的能力是不足的。大部分时候靠间接融资,所以只要社融,信贷脉冲,M1,M2这些东西趋势是往下的,那么经济同步指标大概率也不会太好

    出口-进口也在增加

    或者简单点来说,如果将来我们不继续增加产能,保持M2与名义GDP相匹配,那么我们的要素投入不会大涨大跌。那么国内供给会是非常稳定的。假定物价平稳之后进口价格回落到一个均值。可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面。我们看到的经济现象都是

    居民消费+政府消费+固定资产形成+存货变动+出口顺差 = 一个稳定值

    那么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将来信贷脉冲不会继续大幅增加,在存量经济的环境里面,以下几个部门会分享同一块存量蛋糕:居民消费部门,财政刺激,民间投资,出口顺差,(存货是个周期项,拉长时间周期当他不存在吧)

    这也很好理解,国内需求+出口=国内供给+进口。供给侧改革如果是常态,那么国内需求=一个稳定增长的常数 - 出口顺差。所以理论上,供给侧改革+内循环,是一个提高人民生活质量的举措,因为虽然总供给增速放缓,但出口顺差降低了。这个逻辑上是没错的。今年出口顺差特别大的同时,信贷增速很慢,导致这个公式的左边这四个东西加总的有点压力大。

    民间投资暂时放下不表。假定说民间投资非常稳定,存货是个周期,我们不去看他,用更长的ROC参数去研究经济lol

    我们可以把未来的可能性分成以下几种,考虑到出口的高增速不可持续,我们可以少一个变量。双循环理论上也会降低中国的出口占比。

    • 技术爆炸,同样的要素投入创造出更高的GDP,那么你会看到TFP的激增
    • 没有技术爆炸,要素投入增加创造出更高的GDP增速,那么你会看到信贷脉冲的激增
    • 没有技术爆炸,也没有大水浸漫,出口顺差降低,居民消费增加,财政刺激不达预期
    • 没有技术爆炸,也没有大水浸漫,出口顺差降低,居民消费降低,财政刺激超预期

    最后我想说的就是,之前我们大家投资,都是看着M1,看着信贷脉冲决定。之后我们投资,我们可能要牢记的恒等式是

    居民消费+财政刺激+民间投资+库存周期+出口顺差 = 信贷货币纪律 x 科学技术(这东西很长期,短期就是个常数,顶了天每年增长3%)

    如果你觉得右边是个常数,左边就是个赛马场

    2021年8月,居民消费输了,财政刺激输了,民间投资输了,库存周期赢了,出口顺差赢麻了。

    就这么简单的一个事情。

    而至于未来谁赢谁胜出那就真的天知晓了....库存周期是个周期它不可能一直赢,出口顺差继续赢的可能性也不大。剩下三个风水轮流转吧。

  • 王克丹

    感谢大家的邀请,这里只客观分析以下可能的解释,读者也理性阅读。

    1、居民负债率在信贷狂热扩张之后增长迅速

    首先给出居民宏观负债率近十几年的表现,还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很多人认为经济一有问题就会放水,但多数并不清楚怎么给市场供给货币,不管是不是核动力,印出来的纸币只放在金融体系内是不会影响到市场货币供应的,更谈不上放水。真正给市场供应货币的是信贷,你从银行办理了房贷车贷等签订信贷关系之后,才是“印钞”的过程,所谓的超发货币是扩张性的信贷政策,鼓励大家举债,增加市场热度,以次刺激经济的增速。

    那么问题来了,谁举债?企业、居民以及政府,政府的这里不提,因为我国不允许明面上的财政赤字货币化,不能左手印钱右手花,靠的就是税收、国有资产等收益来偿还贷款和利息,本身并不直接创造价值,当然也有隐性财政赤字货币化的地方债,也有依赖土地为锚的举债,这里也里不做过多分析,因为暂时没有出现过地方因为缺钱而削减开支的。企业? 虽说是举债的主力军,更多是提供商品和服务。消费品零售总额还得看直接消费的居民部门,这就和上文连上了,扩张性货币政策意味着举债,债务意味着利息支出增加,月供和利息逐渐吃掉居民的收入,留给消费的占比就不会太高,这就是天天鼓吹放水的人决然不提的成本。

    而且债务是会传导的,比如中上层也喜欢举债,但只要投资收益大于利息,就是债务就不会停留在这个群体身上。相反,当出现一种资产泡沫吸收绝大部分家庭的财富,并不会创造额外的价值,那么一个人赚的钱很可能是另一个人的负债,这时就会出现扩张性货币政策下的债务转移,各个经济体的经验来看,一般是自上而下的传导,各个部门的债务也都往普通居民身上转移,比如土地财政就是一种施加在购房者身上的税,也可以理解为城市建设税或者进城税。

    所以中下层还是不要期待大放水的好,去网上看看鼓吹放水的都是什么人,不是资产投资投机的,就是被带跑偏的,钱并不会有太大比例流入到这个群体中,相反转移下来的都是债务和通胀。近十几年货币供应增加了接近200万亿,增量就接近07年总存量的接近5倍。宏观负债情况必然不会乐观,尤其是居民头上杠杆率,如下图所示,即便17~19年强力的去杠杆政策,也只是用居民部门的杠杆置换企业部门的杠杆,才保证了总杠杆率没有太大的变化。

    2、疫情打破收入预期

    杠杆意味着债务成本,就要消耗收入,当然宏观政策也早早布局,17年就开始收紧了货币供应,艰难维持到19年,如果没有黑天鹅,估计政策也做过估算和压力测试,高杠杆率靠着源源不断的收入也可以将将维持,还能溢出来一些贡献消费。但黑天鹅总是在各个经济体的意料之外出现,如果没有债务好办,无非是生活质量下降一些,但近十年年积累的居民部门负债规模不可能长期维持在一个杠杆稳定的状态,要么去杠杆,要么加杠杆,黑天鹅就打破了这种收入、消费、债务偿还之间的微妙平衡。

    一方面真实降低了收入水平,经济活动是相通的,比如旅游餐饮收到冲击,这部分人收入收到影响,削减消费开支,其他行业的盈利能力也会下降,收入也会收到影响而降低支出,反馈形成消费螺旋下降趋势。另一方面是对未来的预期,正常人应该会在经济不确定性增加的时候,相应的降低举债意愿和收益预期,降低支出以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影响消费,一个人的支出是另一个人的收入,市场的传导会逐渐散开,为什么消费下降过快已经到了疫情之后,这就和冬天储备粮食不会入冬的时候就出问题,而是大家的储蓄逐渐用掉之后问题才会显现。

    总的来说,消费不足是扩张性货币政策周期内,引发的居民负债率升高,必然导致的挤压消费,而此前收入、消费、债务三者达成微妙的平衡,既不想加息刺破债务问题,也不想继续降息吹大泡沫给未来留下更加难以处理的问题,如同走钢丝一样。这时,黑天鹅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微妙的平衡,人们由于高负债要么被动削减开支,要么因为预期不确定而主动降低消费,消费收紧传导到收入预期下降,收入预期下降又传导到消费收紧,陷入螺旋中。以至于政策调控越来越接近核心,首先不能继续扩张性货币政策刺激消费,再说现在再放水也刺激不了消费,救市的资金利差被精英们瞄上,深圳上海的信贷违规流入就是最好的例子,其次政策加码调控教育、医疗、房子的新三座大山,目的是为了挤出一点额外的消费避免真的陷入通缩螺旋中。

    疫情只是黑天鹅,而真正的灰犀牛则是近十几年扩张性货币政策的副作用,政策未来的态度是加速还是维持,确实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 jobs funix

    奥维云网:8月彩电线下零售量35.0万台,同比降37.2%;冰箱40.9万台,降31.5%;洗衣机40.1万台,降22.6%;空调51.2万套,降42.2%。

    具体的数据可以参考奥维云网发布的《2021 年 8 月家电市场总结报告》。

  • riialddjaxhakoszdo

    可以看到,吃,穿的消费都降了些。

    当下996,分配问题

    zhuanlan.zhihu.com/p/41
  • 知乎用户

    根据历史可以发现,8月社零比7月低从未发生过,而且8月cpi环比也是上涨的,但是社零8月34395亿,7月34925亿,8月比7月少,创造历史。

    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15日讯 据国家统计局网站消息,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4395亿元,同比增长2.5%,比2019年8月份增长3.0%。其中,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31115亿元,增长3.6%。扣除价格因素,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长0.9%
    1—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81224亿元,同比增长18.1%,比2019年1-8月份增长8.0%。其中,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252739亿元,增长17.8%。

    这已经不需要解读,肉眼可见了。历史上第一次8月社零环比负增长,不过不要着急,1,2,3,4,6,7,11(最近1月2月合并统计,所以123月的环比没有了)这几个月份都发生过环比负增长,现在只不过是增加了一个8月而已,不还是有5,9,10,12的记录等着突破吗?

    Now this is not the end.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But it is,perhaps,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PS:不要觉得全面药丸,还是有一部分相当乐观的,我关注的那几个答主正在准备享受至少是第四次的资本盛宴了

  • 这个结果是很正常的,毫无意外,在今年早些时候各类经济数据已经显示空前的颓势。今年五一假期消费总额数据相对于疫情前都打了八折(讽刺的是人流量却创了新高,这一点应该是新时代消费习惯的养成助推所致),这拉胯的消费数据总不能还赖疫情头上吧,另一个最近的消息【中汽协:8月份汽车销量同比下降17.8%】,这史无前例大滑坡式的销量衰减总不能也怪疫情头上吧?要知道我国的人均汽车拥有量是美国的五分之一都不到,总不能市场已经饱和了?再看看最近的奢侈品数据:2020年,全球奢侈品消费市场,欧洲跌了36%,美国跌了27%,日本跌了24%,全球跌23%。中国独领风骚,涨了45%。 ​​​这总不能说明普通老百姓有钱了,对车不感兴趣只喜欢奢侈品了?

    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多数老百姓的口袋已经被掏干净了,一轮轮印钞机带来的只有顶级富豪数量的剧增。这趋势下去消费数据未来更难看。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我们能做些什么?踏踏实实工作,不负债,龟缩准备过冬。

  • 林夕邦邦

    客观上8月中旬全国搞了一波大面积的疫情防控,我朋友的婚礼硬是延期了一个月,而他们住的省份没有本土疫情。

    8月的那一波全国疫情防控,客观上强力的阻击了一波暑期游,本来那应该是家长带小孩子旅游的一个高峰就这么完美错过了,而与此同时七月份的时候全国还一片岁月静好,大家对于暑期经济非常乐观,我楼下的小馆子都是满满的人。另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是,这一次疫情的中心在江苏,实打实的中国经济核心区。虽然动静不大,但是影响却不小,不是之前东北和云南的疫情控制所能比较的。

    好了,客观的影响谈完了,我们聊点可以改变和应该调整的事情。大家还记得中国的上一轮消费集中大爆发是什么时候吗?我印象中是08年经济危机以后国家推出了四万亿的政策,其中里面有一个家电下乡和以旧换新的活动。那个时候我还小,但是依然记得那段时间电梯里总是有来送家电的工人。我家的冰箱正好坏了,去商店买冰箱的时候店员还专门教我们怎么以旧换新,然后有专门的人员拉走。那一波刺激消费是实打实的让老百姓生活水平有了提高和改善。

    后来所谓的什么消费升级啊,网红经济啊,所谓的中产阶级消费增长,感觉就是漂漂亮亮,没有脑袋。有一阵子泡面网红店里全国风靡,真是风口上猪都敢飞。另一件事我记得也很清楚,网约车价格战打的最狠的时候恰逢北京地铁涨价。我们发现大家坐地铁的钱比打车还贵,从东城到西城才五块钱,出门打车感觉就和不要钱一样。关键是司机师傅拿的钱也多,那个时候Uber还在,我每次做Uber的车司机师傅都爱讲国外公司给的补贴高。

    那个时代的中国有点像80年代的日本,虽然GDP的增长率从保八一直落到了常态化的6.5%,但是大家对未来都很有信心,人们还很少讨论内卷,996也是一线城市的洋玩意,似乎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明天可以成功,并且期待着一夜暴富的机遇。

    后来的故事就不用我多说了,资本的资金一退潮,曾经月入过万的新兴职业都变成了资本家收割的韭菜。如今美团能想出让外卖骑手都注册成各体工商户?!我一向是个根据“霍普金斯大学”派,希望通过把蛋糕做大给予国内改革更多的空间和时间。但是现在看来,国内的资本有点等不急了,国内的老百姓也有些等不起了,那择日不如撞日,何必要等什么条件成熟呢?

    看起来是消费乏力,背后是资本和房价两座大山压在人民身上。讲道理这一点上我们没有跳出历史周期,如今的问题不是什么新鲜事。高房价本质上就是地方财政收入,地方搞不到钱,就买地皮最终的成本由普通人负担,资本赚的盆满钵满。这就像明末,大明在江南的地主那里收不到税,反而要在中原地区压迫破产农民。

    八月的消费数据表明,非但不能因为保就业的压力放缓某些行业的整改,反而应该加大力度,加快速度进行垄断资本的监管和整改。把人民真正的从资本的压迫里解放出来,让钱真正进入实体经济,让老百姓买的起,花的值,真正提高生活质量。而不是迷失在学区房,辅导班,网红店的虚幻里做资本的嫁衣。

声明:凡本网转载的网友回答内容,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及主办、承办单位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回答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网站管理员联系。